上部导航
搜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风的漂泊

http://169zone.com/?36

写在解除取保之后

已有 111 次阅读2018-1-6 23:41 |系统分类:情感

2018年1月4日,天津警方解除了对北京谢燕益律师和李春富律师长达一年的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谢燕益律师在2015年7月9日王宇和包龙军夫妇被转后仍接受外媒采访,7月10日又发表了有关王宇、周世锋等维权律师被当局抓捕的文章等,随触怒了中共当局的敏感神经,立即遭到当局严酷打压;2015年7月12日,被警方从家中强行带走并被抄家,后被指定监视居住;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2017年1月5日,取保候审释放。据悉,谢燕益在被关押期间,曾长时间惨遭酷刑虐待;被逼蹲在矮凳上,从早晨6点直蹲到夜间10点,连续15天每天如此,且经常不发给食物、被讯问长达数十小时,被多次殴打。

李春富律师因寻找于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失踪的兄长李和平律师于2017年8月1日被警方带走长期拘留,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2017年1月5日获得取保候审,但并没有被立即释放回家,直至1月12日才被送回家中。其返家时面色苍白,目光呆滞,骨瘦如柴,犹如60岁老人,且一直处在极度恐惧之中,有精神失常迹象。据说,即使在已经取保的2017年1月5日至1月12日期间,李春富也遭到了殴打和虐待。

谢燕益律师:写在解除取保之后

今天是我取保候审到期的日子,下午两点如约到密云城关派出所与天津专案组见面,办理了解保手续。这一年多事之秋,国宝、派出所干警找我谈话、传唤、维稳近二十次。8月21日,我曾依法提出过解除取保申请书,按照法律规定,对明知无罪的人应尽早解除强制措施。到今天总算是解保了,关押一年半,取保一年。

希望今后我和我的家庭能够不被打扰,得到依法的对待,我的合法权益和尊严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我希望那些维稳的力量不要再花在我和我的家庭身上了,不希望再有非法跟踪、监听、监控以及其他所有非法的维稳手段,像我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律师,手无寸铁仅靠自己的法律专业养家糊口,基于对人性的信任与期待,时而凭着良心说几句真话,而且从来都与人为善,我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去危害什么国家安全、颠覆什么国家政权,真正有能力危害国家安全、颠覆国家政权的往往是那些手中掌握公权者,为了一己之私不惜曲解法律滥用权力。自忖多年来立身处世恪守依法、客观、独立的立场,不受任何人任何势力的影响,向来与人为善,我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也不希望自己被制造成一个问题,我不是任何人的敌人,更不是国家的敌人。

我相信人性本善,人心向善是无条件的是绝对的,人作恶是有条件的,是有原因的,我相信包括体制内的当权者也不会愿意把这个共同的家园毁了,无端去伤害他人,一些当权者之所以屡屡侵害人权制造人道灾难,要么基于维护既得利益,要么基于愚蠢无知。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没有安全感心里不踏实,我想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感觉,除非移民海外,我们的个人命运几乎不可能与这片土地、这个社会的好坏无关!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谢燕益

于2018年1月4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jz_fbz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