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导航
搜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杭州一夜雪,白了临安城

[复制链接]
6677 发表于 2019-1-11 10: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说记忆像雪花,昨夜的雪花像记忆一样扑面而来。

  那年听着《认真的雪》,如今那人已不再认真,雪却认真如初。

  有首歌叫《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我习惯性读成看雪,它和通行证上过期的签注一般躲在北宋临安城等一场冬季。杭州下雪了,临安城下雪了,告诉许嵩断桥昨夜下过雪,望着湖面的人比演唱会还多。
  撑一把大伞出门,雪花像别人撒娇女友,劈头盖脸的一顿胖揍。我被雪花带入记忆的时光机,在天南地北的乱窜。
303394311.jpg

  雪是豪情的。仰天大笑出门去,回来两手是猎物。暖一壶烈酒,美人相伴,隔窗对饮,我叫杨铁心,你一定就是郭啸天,我们同住大雪纷飞的杨家村,那天茅草屋上厚厚的雪,就是内心的国仇家恨。

  雪是故乡。小时候每年都能看见雪,却年年看到都像牛郎织女七月七一样的激动。鹅毛大雪、土墙黛瓦、袅袅炊烟,它的名字叫溪坪洋。一湾清水村中过,两岸人民一家亲。

  雪是孤独的,长途跋涉从春、夏、秋,寻找一个叫大约在冬季的人。每个人,一生都有一场属于自己雪,或早或迟,它白如婚纱、轻似亲吻、美若梦幻。

作者:梦溪三夫

相关帖子

169子客
!jz_fb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